西瓜柚子我都要

做了无数的心理建设,说好了装死。直到他们回来。
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还是有些难过。
历史重新书写,却没能由我爱的那群少年书写。
终究也是新的篇章了。

春天快来吧。

我们要一起熬过去。
熬过去。就好了。

求求你们了,我已经这么惨了,就让我喜欢的队,有运气吧。

考的都会。蒙的全对。怎么能一起祝福呢。
考的都会的话,哪里需要蒙的。
我就祝自己选择题蒙的都对。
主观题不用都会都对。
过60分就行。

遥远的人遥远的快乐。我希望他们赢。然后我也能快乐。一点点。

是梦



算是个糖吧。因为我满脑子Be的剧情灵感…

在我写刀一发不可收拾(可能不会毕竟我懒)之前写点甜文…

是我自己做了一个梦中梦醒来的灵感…其实感觉有点写崩了…

将就看吧…





辰鬼最近遇到了一个难题。


他暗恋一个人。本来他觉得也没什么。自己一个大好青年风华正茂有颜值有技术,有队友有梦想,有粉丝有追求,私下暗恋个隔壁队长算个什么事啊。


可是近来他总是梦见暗恋对象。一开始也就拉拉手拥拥抱,后来变成了接接吻搂搂肩姿势还越来越自然,就像已经和这个人恋爱很久了一样。


虽然在梦里自己开心得像个1米8的大孩子一样。可是现实里,除了比完赛的例行握手,他连暗恋对象的手都没拉过啊。


还要看着暗恋对象和别人拉手拥抱搂肩指不定哪天就亲亲抱抱举高高了,如果暗恋对象瘦一点的话。


于是每次见面前都要默念好几遍“现实里我们不熟不熟”才能克制自己往暗恋对象身边靠,并且笑对暗恋对象撩遍全场心里只能默念“冷静冷静正常操作正常操作”。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在脑海中已经与你过完了一生。


可是现实里我还在排着队拿着号码牌啊。


辰鬼越想越觉得心态有点崩,决定睡一觉再说。


被小羽叫醒的时候辰鬼觉得自己心态完全崩了,因为,这一次他梦见了自己和暗恋对象滚到了床上,自己还是下面那个。他也不知道他不能接受的是上了床,还是上了床还被压,不过,whatever。就不明白现实里关系丝毫没有进展,梦怎么就突飞猛进的。


听到小羽说刚和阿泰大师赛互演完现在叫他出去喝酒,小羽觉得自己单枪赴会凶多吉少想拉上自己撑个场子,辰鬼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手里爱的号码牌,上面写着,无穷大。


哇老铁你什么意思啊,宋小羽连个名号都没有,怎么也排在了我这个“圆妃”前面了。不,我要去,再不去号码牌都没了。


结果刚到包间,就听见他家暗恋对象一脸笑嘻嘻地在和甜美可人拖小米约明早爬山,心里气鼓鼓的辰鬼用了1.1秒把自己的脸调整到笑嘻嘻模式,并把脑海里和梦有关的内容全选,删除。坐到了离暗恋对象隔几个座位的位置,嗯,符合我身份的位置,辰鬼在心里酸溜溜地想。


感觉到头有点晕的时候辰鬼才想起来吐槽小羽,我不是来给你撑场子的么,怎么喝得比你还多。


小羽一边递酒一边说,我不能喝才要你来撑场子啊,你看路西法还没成年呢他这杯你也帮他喝了吧。


辰鬼想了想,瞥了一眼拖米,揽过路西法的肩膀,成功地看到拖米脸色变了变,继续说:嗯西法我帮你喝,你别喝。


正得意时感受到肩膀被一股重量压了下去,一看是他家暗恋对象伸出了咸猪手掀开了自己搭在路西法肩膀上的手并挂在自己身上,眼皮跳了跳听见对方开口:鬼哥明天和我们一起爬山啊,你看你也这么胖了。


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


胖你大爷谁有你胖。还没来得及骂出口就听这个胖子继续说,我都听小羽说了,你在基地能在房间睡一天,今晚你别回去了,不然被你的床封印了明早还怎么起床爬山,拖米大主播有钱让他给你订个房间就睡外面了明天我叫你。说完就把人往外面带。


辰鬼试着挣脱这个胖子的咸猪手发现挣不开好像自己也不是很想挣开,就干脆随他去了。到了房间倒在床上用最后的理智问了问那个人:那你睡哪。朦胧中好像听见对方回答“我留下来照顾你”,然后就昏睡过去了。


哇怎么又梦见他了。


等等我刚刚…是不是又…滚到床上了…


哎幸亏他不知道是梦是梦没关系。


咦昨天是说十点集合么那要醒了是么。


不行再睡会,醒了就见不到他了。


哇这次的梦好逼真啊好像他真的在拉我手呢。


嗯不能醒我要继续梦。


咦为什么梦里捏我脸也疼。


咦好像不是梦,我真的闻到早餐的味道了。


咦…“泰神?”


“昨晚还叫人家泰泰,现在就叫泰神了。”


“滚,我明明叫的是阿泰。”


“哦原来昨晚一脸春梦脸梦见的真是我啊。”


“……”


“没事,我让你美梦成真。”






于是这一天,谁也没有去爬山。


人都拐上床了,傻子才陪你去爬山。躺在床上的拖米认真盘算着自己运用“爬山计划”的可行性。


另一张床上。


“哎。我还是没有做成上面的那个。算了下次吧”。


辰鬼在心里偷偷想。


君不知

下午看到一句话,突然的脑洞。写出来了。

那句话是:这世上求而不得的人那么多,还不是都得受着,一辈子挺一挺也就过去了。

嗯。不是HE。

 

 

辰鬼在仙阁赛季最后一场比赛前发微博宣布赛季结束后退役。

例行有粉丝在评论里刷养猪的图片。问辰鬼大大是不是要去养猪了,并且疯狂艾特猪苗爸爸阿泰。

艾特有什么用,从来没回过。辰鬼在心里暗暗地想。

 

 

AS仙阁与AG超玩会宿命之战,辰鬼的谢幕战。官方造足了噱头,现场很是热闹。大屏幕给到AG超玩会第一排时,阿泰正坐在那和替补队员那边谈笑风生。李九看到了搞事地来了一句“呀泰神在超玩会这边!稳妃和咖妃今天战胜了圆妃啊”。不过辰鬼在台上没听见,进场时只是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就低下头调铭文了。

赛后的采访给了辰鬼,问了几个常规的比赛问题后,瓶子问道:拿过了总冠军,也拿了MVP,辰鬼你可以说逆境顺境都经历过,这一路走来觉得自己有什么遗憾吗?

辰鬼笑了笑:“这你都总结完了还能有什么遗憾。嗯,我的生涯一片无悔。”

 

 

作为双方共同的前教练,寒夜热心地叫上双方一起吃宵夜。

阿泰出现的时候,小羽堵在门口笑道:“我们两个战队吃饭泰神你是以谁的家属身份出席啊。”

“哎你这个LEN,这么多妃子在这,我不得来平衡后宫么。”

啊呸,担着你“圆妃”的称号这么久,其实一直是住在冷宫吧。辰鬼投以招牌的微笑,心里暗暗吐槽一句。

职业选手聚在一起忆往昔。提到辰鬼前面赛季每次赛前进对手休息室的例行挑衅寒夜不屑地说了句:“还是以前的辰鬼刚啊,现在整个一怂鬼。”

“喂瓜皮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不是怂是稳重了。毕竟一米八三的大瘦子。”

不断有人和辰鬼喝酒,东北人的面子不能丢啊,辰鬼全部来者不拒仰脖就干。

阿泰过来的时候也有些醉了,寒夜突然站起来:“泰神以前还说过拿了冠军之后带着宝马金链子来找我家辰鬼宝贝呢,我宝贝都退役了也没等来,真是个负心汉。”

阿泰挥了挥手:菜比你等着,老子拿冠军给你看。哎你怎么就知道傻笑啊,不相信我是不是,哎你”,话说得摇摇晃晃被小羽一把拍回椅子上,“冠军泰你喝成这样晚上是让四爷接你还是我们收留你”。

“老四给我发了消息了一会过来哈哈哈。”

“哈你个头,我们基地是有毒啊一晚上都不愿意待。”醉了的辰鬼还是没有把心里的吐槽说出来。

出了酒店门一阵风吹来辰鬼清醒了一点,远远地看着搂着老帅不放还不忘和梦泪说骚话的那个人。心想:寒夜也没说错。我确实是怂鬼。

 

 

辰鬼最后还是留在了上海,做了次级联赛战队的教练。小队员都很激动,总是缠着他们的这个教练讲他过去的故事,辰鬼讲无痕多有天赋,讲小羽后羿有多准,讲大家训练有多刻苦。

那泰神呢,有小队员问。

泰神啊,很厉害啊,全能王我投降啊。

XQ夺冠的那天辰鬼去了,大屏幕上冠军泰和冠军四抱在一起。

辰鬼心想,真是没出息拿个冠军激动成这样。

可是我也挺激动的呢。

虽然我还是没有宝马和金链子。

回到基地,队员簇拥而上:”教练教练,XQ拿冠军了,泰神他”辰鬼一边上楼一边说:羡慕人家拿冠军啊,那赶紧训练,有一天你们也能拿。

队员面面相觑,哎教练怎么什么时候都是这个样子啊,寒夜大大还说教练以前总吹牛逼地铁还吹过站,果然寒夜的话标点符号都不能信。

 

 

再后来辰鬼带的队伍打进了KPL,拿到了总冠军。

大家都说,辰鬼大大真是太棒了,当队员能拿冠军,当教练还能拿冠军。

庆功酒上辰鬼放纵了队员这一晚的狂欢,队员一个一个来找他喝酒,喝着喝着,好像看见了一个大眼睛的胖子,只不过一眨眼,又不见了。

喝过几轮的队员开始天南海北胡侃,有人问:你们说泰神拿了一个冠军之后怎么就退役了呢,我觉得好可惜啊。

辰鬼笑了笑:每个人都有自己追求的东西吧,得到了最想要的,就没有遗憾了啊。

队员又问:那教练你最想要的是什么呢。

他们的教练还是那个淡淡的微笑:我最想要的,从来就不属于我。

 

 

(是我的一个脑洞啊。全程架空背景,夺冠都是我的YY。还抽空纠结了下是让辰鬼带领仙阁夺冠还是带领别的队。如果有下篇我就让仙阁夺冠,反正我的脑内剧场我做主哈哈。

我是说,如果有下篇,如果。)